谈一谈《旁观者2》里的张三李四,大家都想做个好人

4月9日,被称为“公务员模拟器”的反乌托邦游戏Beholder2(旁观者2)登陆Xbox平台!这款游戏延续了前作富有深度的剧情走向,且在玩法、画面和场景细节上更进一步。在这沉重又压抑的黑灰色调中,你是否能当好一名“合格”的人民公仆?

极具荒诞色彩的反乌托邦一直是许多游戏设定故事背景的绝佳舞台,而这款叫旁观者的作品则打破反乌托邦游戏的经典陷阱:功利或道德只能二选一。在烧脑的剧情线中,你很难通过简单的道德判断,主动规避诱人的奖励,来成为一个好人。而旁观者的第二作Beholder2将在4月9日登陆Xbox商店,借此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游戏的特别之处。

【从法外狂徒张三的经典案例开始讲起】

Beholder2的背景和设定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国家里当权者们“解决问题的思维”。

    借用罗翔老师的“法外狂徒张三”来演示Beholder2及其前作背景里,主角所在的极权国家处理问题的思维。

    “某一天,李四脚痛,张三锤了他脑袋一下,问:现在还痛吗?李四回答,脚不痛了,头疼。张三用斧头砍下他的脑袋,向上级邀功说:问题解决,没人有病痛。张三的同事王五向政府举报张三持有违禁品,证据是张三使用的斧头是国外牌子货。

    接着,张三被逮捕并处死,王五消灭了职场竞争对手,成功上位。

上任第一个月底,王五被通知成为了本月最佳员工,并授予奖励——提前进入极乐睡眠机构体验极乐睡眠(安乐死)。

最终,所有和疼痛相关的人和事都被彻底销毁了。“

“无法解决问题,那么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在这个游戏的背景世界里,不乏这样的故事和荒唐的张三王五们。

【游戏目标:政府职场的血腥晋升之路】

Beholder2里,玩家扮演的主角伊凡,因为某些原因被破格提拔进入政府核心部门。伊凡一边参加职场竞赛争取晋升,一边搜集线索探寻父亲死亡的真相。这是游戏里最重要且密切相关的两条任务线。伊凡会经历三个楼层,完成三次晋升,最后进入顶层,接触这个国家最深的秘密。玩家需要代替伊凡上班,处理不同的工作内容。在一层,玩家为来访者填写投诉表格并送往相关部门;在中层,玩家三步骤(针对投诉人投诉内容及投诉文档)处理一楼通过的投诉表格。三层则是为作为劳动力补充的克隆人匹配特征数据。

除了努力工作,处理上访,完成绩效,想晋升高层,让同事们“退出”职场竞争才是关键。玩家需要时刻面对同事间的勾心斗角,还有上级领导以及高层的阶级斗争与无理取闹。玩家唯有想尽办法从同事之中脱颖而出,才有机会向上升。因此日常工作中需要时刻与同事保持交流,抓住他们的把柄、弱点、欲望,甚至是利用手头的资源,投其所好。钱,人情,甚至是欺骗他人贩卖器官,走私违禁品,同事,朋友,邻居都是你的筹码,唯一的代价只是良心罢了。

图 1中楼层的工作内容——处理来自一楼的不同投诉。对不同内容的处理也不同,玩家可以感受这个世界的人们解决问题思维的荒诞。

【首先要活下去,因为随时都可能被消灭】

在游戏设定的世界里,当权者们解决问题的思路非常粗暴,也就是2.0版本的:”只要消灭人,所有问题都解决了”。上行下效,这种思路至上而下贯穿整个国家。

图 2来自Beholder2主角父亲的被撕毁的日记。

     游戏设定参考了小说《1984》,国民在极端的个人崇拜洗脑下,活得就像是国家这个大机器身上的一个个冰冷零件,这个国家的运行机制不鼓励甚至抑制人民独立思考和发展自我认知。精神上,在不间断的洗脑下,人们只保留了对“老大哥”的极度崇拜和忠诚,而无法发展出诸如爱情、同情、共情等情感。物质上,人们为了应付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不得不努力工作直到精疲力竭。而一旦零件出现老化或者“损坏”等问题,就会迎来包装成关怀的解决方法——被消灭。

比如游戏中不时出现的名字“极乐睡眠计划”,这个名字会出现在游戏的各个细节里,邮件里、账单里、人们的对话里等等。游戏里的细节和场景总让笔者想起一句话:“人类在为难同类这件事情上,永远不会缺乏想象力”。“零件销毁方式”被包装得花样繁多,苛捐杂税会掏空你的钱袋子。

【良心和灵魂的考验,道德和功利的博弈】

作为一款反乌托邦游戏,它的游戏体验里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面临抉择时,玩家会被灵魂拷问:你选择功利地不择手端以推进剧情,还是选择损己利人帮助他人以获得道德安慰?

前作玩家的心声是:“我想做个好人”!

当玩家百般努力最后救出卡尔一家,通关进度,却不能释怀。情节和设定的立体丰富并不能够缓解玩家道德受到的伤害,和无力解救他人的不甘。

曾有前作的玩家因为游戏体验太致郁而给出差评。

不同的是在续作中,WLG做出了不小的改进。同样黑暗的背景设定中,只要玩家愿意就可以选择道德选项,并且触发相应的拯救他人的剧情任务线,绝对好的结果会获得大量的奖励。相较于前作,Beholder2的游戏机制更鼓励玩家选择做个好人,道德选项能够获得更高的难度,更烧脑的体验,更精彩的剧情和更多的奖励。笔者认为这是一个进步,毕竟玩家仍然保持着现实世界中的价值观,不需要违背良心的选择能够赋予玩家更多的成就感和愉悦感。

所以在2代中,避开道德陷阱,以好人的身份通关游戏就成为了一种可能!目前笔者通关Beholder2两次。一刷为二刷积累情报,开启上帝视角。二刷的目标:“我想做个好人”

【完整的世界,各自的人生在任务外继续]

在剧情细节方面,WLG保持一贯的饱满完整度,玩家做出选择获得奖励以后,还能够通过电话,邮件等方式了解到自己拯救的NPC的后续剧情。笔者因为拯救了一个NPC,而导致拯救对象和家人成为了通缉犯(几乎必死),而相关的机构全体工作人员被“集体销毁”。如何避免这场悲剧的发生是笔者二刷的初衷。

   剧情里的角色在主角的任务结束以后,还在那个国家里过着各自的人生,比如一楼的秘书、二楼的肥东尼,以及前作里卡尔离开以后,他帮助过的和帮助过他的人们。(Beholder2里官方给出了卡尔•斯坦一家的最终结局。)

遗憾的是,不是每个任务都有绝对好的结局,毕竟背景设定这个国家是如此黑暗和荒唐。有时,只能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苟且。这样的任务能让玩家更有代入感。

    Beholder2较前作,制作团队显然在填补游戏与现实中的善恶观念裂缝上做出了很多努力。即便是两害取其轻的电车难题,玩家也可以拥有第三种选择,那就是放弃该任务,有的时候,放弃即是勇气,更是一种善良。

【结语:你必须跳入悬崖,在坠落中生出翅膀】     Beholder2在各大平台的评分都相当高,情节、细节、场景有趣且富有想象力。好的作品有饱满的细节和适当的留白,让玩家能在游戏体验之外脑补一个完整的世界。那些虚拟的角色们,在任务外继续各自的人生,在最深的绝望里生出希望,就像主角的选择:“你必须跳入悬崖,在坠落中生出翅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游戏早知道 » 谈一谈《旁观者2》里的张三李四,大家都想做个好人

赞 (0)